二嫂哪里又紧水又多 二嫂不让带套 扯嫂乳罩 宝贝好多水好浪啊嗯

2019/7/31 14:10:26

  正好到了冬天,也没有多少活可以做。男人们凑到一起打牌,女人们找家炕头上坐着拉呱。


  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下完的第二天,路上厚厚的积雪还没化。


  为了节约煤油灯里的油,身上也乏累,天一黑李秀花就上炕躺着了。迷迷糊糊睡了一觉,李秀花感觉硕大的肚子有点不太舒服,一阵紧似一阵地痛。


  她推了推身边的春生:“我可能要生了。你快起来去找接生的王老妈妈来。”


  春生迷迷瞪瞪地爬起来,穿上衣服,出门去喊接生婆。


  李秀花从炕上下来,从柜子里面找出前几天准备好的小衣服、小褥子、尿布啥的。又从缸里舀了几瓢水添在锅里,点上火开始烧水。


  生孩子的事李秀花大体都知道。没结婚之前就听几个姐姐回家经常说,怀孕后跟村里的媳妇们聊天时也有聊到所以她知道第一次生孩子不会那么快。隔几分钟痛一次,这种痛她还能耐受得了。


  李秀花已经把自己能想到的能准备的都准备好了,肚子疼得越来越厉害,间隔时间越来越短,她好不容易爬到炕上。脑子里翻腾着她即将面临的生产的情景,心里怕的要命,这时候多想有个人陪陪啊,要是娘在这儿就好了,姐姐在也行啊。


  “吱呀”一声大门响,接着就听见王老妈妈的声音:“啊呀,终于走到了,你说你媳妇单单遇着这天生,冻死个人!滑死个人!”


  李秀花挣扎着从炕上爬起来,王老妈妈询问了几句,说:“不急,你先躺着。来,春生,准备一把剪刀,把锅底的灰掏出来……”看着接生婆有条不紊的架势,李秀花感到有了点依靠,心里的恐惧减少了一些。


  “你说,你也没有个婆婆、妯娌什么的帮帮忙,生下来你咋办?我看你肚子里是两个来,可来麻烦了!……唉,要是生两个小子也值当地。……疼得更厉害了?”


  李秀花默默地咬着牙承受着一浪接一浪的疼痛,间或回答一下王老妈妈的话。她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快快结束这要命的疼。


  突然,一股热流从双腿间流出,立马打湿了裤子。接生婆帮她把裤子脱下,让她平躺在炕上,叮嘱她开始使劲。


  也不知道是深夜几点了,煤油灯那点微弱的火焰飘飘忽忽,李秀花痛的已经没有力气,却自始至终没流泪,也没喊出声,她咬着牙,闭着眼,手把着炕席,听接生婆的指挥。


 终于,在一阵剧烈地疼痛过后,听见了婴儿的啼哭。王老妈妈说:“这个是丫头,快再使劲!还有一个呢。”李秀花只隐约看见一个小人儿在哭声中让王老妈妈包起来了,她又投入了下一轮的战斗。


  生出两个女儿,李秀花没有了一丝力气。等到她睁开眼,天已经亮了,王老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身边多了两个红乎乎,脏兮兮的小人。春生不知道去哪儿了。


上一页 下一页
相关文章
粤ICP备14038313号-1 |手机版-电脑版

Copyright © 2014 14play.com